• 沙特新版教科书现“P图”:星球大战人物尤达大 不要轻易放弃。学习成长的路上,我们长路漫漫,只因学无止境。


    该来的总是要来。在“脱欧”公投9个月后,英国驻欧盟大使3月29日向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正式递交了“脱欧”信函,由此正式启动了“脱欧”程序。 “对欧盟和英国而言,这都不是值得高兴的一天”。这是图斯克在收到信函后举行的发布会上的话语,神情凝重。很明显,在未来预定两年的“脱欧”谈判中,布鲁塞尔和伦敦双方都不是赢家,谈判的实质是控制“分手”给双方带来的损失。 对英国来说,不仅要面临极其艰难的谈判,涉及人员往来、经贸关系等一揽子安排,还要面临苏格兰已经在推动的第二次独立公投以及北爱尔兰与欧盟成员爱尔兰之间有可能调整的边界安排。此外,据兰德公司最近发布的一份报告,法国和西班牙也可能会重新审视加来和直布罗陀的边界安排。 对欧盟来说,44年“老会员”英国的退出,意味着这个全球最大的一体化集团少了一个身为世界第五大经济体的成员、一个占欧盟预算15%的出资大国、一个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和一支重要的核力量。无怪乎图斯克在发布会最后意味深长地说:“我们已经开始想你了。” 客观地看,英国“脱欧”的确对欧盟一体化造成了严重冲击,但英国向来有“光荣孤立”的传统,自1973年加入欧盟前身欧共体以来,一直游离于多个政策领域的一体化之外,所以欧盟是否会因此而伤筋动骨,现在下定论还为时尚早。 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回首欧洲一体化过去60年发展历程,可以看到它正是在跌跌撞撞中一路走向壮大。 上世纪50年代,欧洲一体化刚起步之际,“欧洲防务共同体”计划就因法国国民议会的否决而胎死腹中,但西欧6国之后签署《罗马条约》,成立了欧洲经济共同体和原子能共同体;上世纪60年代,欧共体因法国反对部长理事会实施“多数表决制”而遭遇长达6个月的“空椅危机”,最终以法国获得事实否决权而解决;上世纪90年代初,丹麦在全民公决中否决了直接推动欧盟诞生的《马斯特里赫特条约》,直到获许不参加货币、防务、司法等领域的合作后,才再次公投通过。 进入新世纪后,欧盟路途仍旧坎坷。2001年,爱尔兰选民在公投中否决了旨在改革欧盟机构和为欧盟扩大做准备的《尼斯条约》,直到其农业和商业利益得到保证后,才于次年再次公投批准该条约;2005年,《欧盟宪法条约》因法国和荷兰选民在全民公投中否决而夭折,但欧盟在2009年以《里斯本条约》取而代之。

    上一篇: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美不打算重返朝核六方会

    下一篇:韩美防长会晤 称应为韩收回战时指挥权创造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