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谱写魅力乐章唱响改革之音 不要轻易放弃。学习成长的路上,我们长路漫漫,只因学无止境。


      谈起西班牙,人们经常将其与“热诚”联系到一起。毕业于北京大学的翟莹熙就深深地领会到了西班牙人对中文的热诚。   从2013年9月到2014年8月,翟莹熙作为汉语教师志愿者返回西班牙格拉纳达大学孔子学院执教,这时期她接触到了各个年龄段的师长。   “大多数师长是18至28岁的大师长,但也有一些年龄更大的人来进修中文。其中有一名60多岁的老师长,给我留下了很深入的印象。”翟莹熙回想说,“老师长名叫提奥,他进修的是初级班课程。班上除他以外都是20多岁的大师长,满头白发的提奥在班里显得十分特别。在教化进程中,我较着感觉到他在进修上有些吃力,记忆力和反应力较着比不上年轻人。课堂复习时,如果发现自身没有记取前两天刚学的单词,他会很懊恼、很沮丧,小声嘟囔着说他明明复习了很多次,为什么仍是遗忘了。这时我就会表扬他的认真和进步。提奥确实进修极其认真,积极主动。课下我时常和他谈天,让他尽管多练习白话,让他更有成就感。” 提奥在上课   翟莹熙在进一步接触中了解到,提奥的家离孔院有100多公里的车程,他每周二开车来孔院,上完课就住在旅馆,直到上完周四的课他才回家。看到提奥进修中文这般辛苦,翟莹熙不由得问他为什么对中文有这么大的热诚,“他的谜底很朴质,是出于喜爱。中国对他来说是东方的悠远国家,也因此显得神奇而特别,再加上如今中国成长得很快,很多人都对中国感兴趣。退休后,提奥虽然时间更充裕了,但年岁大了,身材又不太好,不适合远行,没法亲自来中国看看,以是他想进修汉语,这样也能间接地了解中国和中华文化。”翟莹熙说。   教提奥这样的“大师长”,翟莹熙感想颇多,“我真的十分钦佩他。可以说,进修的大部分时间里他都邑领会到挫折感,并且十分吃力,但可贵的是他一向在僵持。反观我自身,如果不竭面临这样的挫败感,也许难以僵持下来。提奥的毅力很值得我进修。” 翟莹熙(右前)与师长合影   国内执教时期,翟莹熙还接触到了一些6至14岁的孩子。当地“超能儿童布局”与孔院联系,由孔院为这些具有过人天赋的孩子设计了一系列的汉语入门兴趣课程。“我们给孩子们安排了汉语入门课,也有传统文化欣赏课。我负责给他们上绘画课,教他们画大熊猫和京剧脸谱。”她翻看着当时在课堂上拍摄的照片说。“这些孩子们上课时很擅权,作画时会和火伴会商对中国和绘画的意见,课堂效果很不错。课程中止后,他们还很羞怯地送了我小礼物呢。从他们的眼睛里,我能看出他们充满了对中国的好奇心。孩子们的怙恃也回响反应说孩子很喜爱这些课程,有不少孩子打算来报名学汉语,并心愿孔院能给他们专门开班。”翟莹熙说道。   与西班牙人的零距离接触,使翟莹熙亲自体验到了他们对中文和中国的喜爱,也更加强了她教化中文、传播中华文化的动力。国内执教阅历还让她收获了友谊。“在西班牙的一个传统节日,提奥邀请我去他家做客,我们相处得很愉快。还有不少成年师长也逐步地和我成为了佳耦。一年汉语教师志愿者事情中止后,我回到中国,我的师长来中国时还会来找我相聚。在国内教中文,增进了见识,堆集了教训,收获了友谊,交到了佳耦。看,我的收获大吧。”翟莹熙笑着说。(马思琦)

    上一篇:辽视春晚孙楠郎朗或合作冯巩于魁智相声京剧合

    下一篇:长征系列运载火箭圆满完成第253次飞行